加入收藏 | 设为首页 |

欧珀莱-看护“天路72拐”

海外新闻 时间: 浏览:182 次

  越野车在国道318线上奔跑着,千山万壑的雪峰不断向车后掠去,路的斜度越来越大,弯道越来越急,简直要把人甩晕。同行的武警某部交通第三支队维护十七中队指导员简宇生说,这儿便是川藏线上有名的“天路72拐”。

  它从海拔4658米的业拉山顶到2800多米的嘎玛沟,30多公里路落差达1800多米,因其坡陡、弯多、阴险而得名。这儿环境恶劣,气候无常,地质结构杂乱,自然灾祸频发,常在川藏线上行车的老司机走这段路也得小心谨慎,驾驶员们称它为“失望坡”,但武警某部的护路兵,对这些早已习以为常。

  “天路72拐”是全国有名的“魔鬼路段”,集中体现了川藏线的奇险和灾祸,这段路被有关专家称为“公路病害百科全书”。维护十七中队首要背负川藏线田妥镇到怒江沟段90公里路途维护保通使命,和那些在演习场上冲锋陷阵的战友不相同,护路兵们说,“维护东西便是我们的兵器,路途便是我们的战场,敌人便是泥石流、塌方、雪崩和山洪。”

  护路便是战役

  正午时分,笔者从邦达镇踏进该中队营区,只见宅院停满了拖车、履带挖掘机、轮式挖掘机、装载机、翻斗车、沥青车、灌缝机、压滚机等大型抢险救援机械装备和路途维护设备。欧珀莱-看护“天路72拐”司务长贺青松正准备送午饭到维护作业现场,他说,最近正值维护大干期,搞好战友保“胃”战,才干进步官兵战役力。

  跟从送午饭的皮卡车,不一会就来到业拉山顶。路途上,有的官兵在用电锤打坑,有的在烧制沥青,有的在摊铺沥青,有的在碾轧路面……为保证这条国防要道疏通,官兵们终年据守雪域“天路”,处于超负荷、超强度维护作业状况。

  关于他们来说,维护作业便是战役。2014年8月,嘎玛沟突发大型泥石流,形成百余辆车停留。“其时我开运兵车,因为路况条件差,车辆差点打滑翻下山去。”四级警士长曹江说,其时双手用力拽紧方向盘,让车头靠向内侧的挡墙,才避免了一场重大事故。

  2015年6月,养管路段呈现许多坑槽,严重威胁着过往司乘人员的生命财产安全。为改进行车条件,那个夏天官兵们整整在路上激战了3个月,常用车灯照明添补坑槽到深夜,机械的轰鸣声和官兵作业的东西敲击声一向回旋在“欧珀莱-看护“天路72拐”天路72拐”的山沟里。

  日复一日,月复一月。“作为护路兵,往往越是节假日就越繁忙。”中队助理工程师姜宇鹏说。

  跟许多新兵相同,上等兵李新俊问过班长:班长,我们怎样不练枪法,而是天天去路上“打扫卫生?”班长答复他:护路兵手中的铁锹、十字欧珀莱-看护“天路72拐”镐、电锤便是兵器,维护的90公里路途便是我们的主战场!

  一年过去了,李新俊对班长的答复逐渐有了深入的领会。“谁说护路保通就不是英豪?”他说,像机械操作手袁广奎那样能抢险、抢大险的便是英豪。

  2017年8月,操作手袁广奎接到赶赴怒江沟泥石流灾祸现场救援的紧迫电话。正在100公里外八宿县医院体检的他,当即拔掉抽血的管子,回身就离去,医师怎样都劝留不住。

紫花玉簪

  这位中队有名的操作手遇到了至今回想起来都冒盗汗的一次抢险:施工现场在怒江沟谷底,一侧是简直与路相等的湍急的怒江,一侧是近乎笔直的山崖峭壁,其时暴雨如注。尽管组织了两名安全员,但他心里理解,稍有不小心,机械连同人随时都会被卷走。

  6小时的艰苦严重激战,路面上的泥石流堆积物被悉数铲除,袁广奎累得浑身湿透,紧握操作杆的手几天都伸不直。

  铁骨比岩石硬

  行走在“天路72拐”,放低速度慢走,不一会也会感觉呼吸困难,全身使不上劲,迈不开脚步;即便穿上棉大衣,北风袭来仍然让人瑟瑟发抖。

  “‘天路72拐’环境艰苦,维护难度也相当大。”四级警士长张洪林说,在高海拔区域高负荷作业自身便是高危作业,护路兵终年奋战在“生命禁区”,面对的困难常常不为人知。

  中队养管路段大多坐落雪山之巅,泥石流、塌方、山洪、暴雪等自然灾祸频发,雪崩、冰冻、路基崩塌等险情无处不在。上一年8月,嘎玛沟发作山体塌方灾祸,400多立方米堆积物将100米路途完全埋葬,100多辆车及400多人停留于此,状况万分危急。

  现场正好处于一个路窄、弯急、坡陡处,“那种环境中,对操作技能要求极高。”官兵们冒着落石不断的风险展开了一场存亡之战。安全员紧盯山体灾情,操作手快速作业。通车时,官兵们紧紧相拥,喜极而泣,他们是为再次安全无事故完成使命而流泪。

  2018年10月,上等兵葛冬铭第一次参加装置防护栏使命, “左脚不小心踩中石子打滑失败滚下,幸亏反响快捷抓住了周围的一棵小树。”葛冬铭说,要不是那根小树,自己或许就坠入山崖了,整个进程,大约只要10秒,现在想起来都有些心有余悸。

  “天路72拐”不只泥石流、塌方灾祸随时发作,冰霜降雪也很常见,每年11月到次年4月,这段路霜雪不断,仅上一年11月到本年5月,官兵们就已履行除雪使命8次。下雪时,路上最低气温达零下40多摄氏度,官兵们四肢被冻得失去知觉,脸颊、嘴唇也被紫外线灼伤,嘴巴开裂出血把整个嘴唇都染得血糊糊的。

  在这儿,每一条边沟都记载着他们可歌可泣的故事,每一个坑槽留下了他们斗争的脚印。杨作善是该支队家喻户晓的“补坑”能手,从戎8年,其间7年据守在“天路72拐”,他和战友一共用掉1000多吨沥青砂石料,修补路面坑槽数以千计。

  补沥青最大的难度在于对质料的配比和烧制时的温度掌握,稍有不小心,质料就会成为废料。他说,补沥青要耐得住160摄氏度的高温,以及熏得人恶心想吐的气味,也要饱尝得起户外的日晒雨淋。

  “护路兵要有‘工匠精力’,路途才干运用年久。”本年4月,中队召开了一次路途维护现场会。一条直直的路途呈现在战友们眼前,这段路途路面无杂石、边沟疏通、路肩线型规整,一般人找不出它有什么缺点。可是,中队长陈鹏直面问题,在现场批评了班长、主干。本来,这段路途边坡只刷了间隔路面的4.9米,比规则的维护规范少了10厘米。

  10厘米,值得为它劳师动众地开一次现场会吗?“值得!”护路兵的可贵之处正在这儿,勇于较真!现场会上,排长做了“没有严格履行规范,关口把得欠好”的查看;详细担任施工的班长,反省自己风格不严不细,作业不仔细。兵士们当即戴上手套,抄起铁铲,把缺乏5米的边坡,一一按5米规范履行。他们说欧珀莱-看护“天路72拐”:“我们要完全铲掉的,不仅仅10厘米内没铲的石块,而是敷衍了事、凑凑合合的坏风格!”

  修路护路为民

  天色刚蒙蒙亮,雪山还在熟睡,一阵机械轰鸣声划破了安静的邦达小镇。营区内,官兵们敏捷登车欧珀莱-看护“天路72拐”结束。“动身!”跟着中队长陈鹏一声令下,5辆机车按指定次序向维护一线开进。

  其实,当一辆辆轿车行进在川藏线“天路72拐”时,很少有人知道,这条我国最美的景象大路,由这些年青的武警官兵看护。

  护路兵的作业环境与外界简直处于阻隔状况,“白天兵看兵、晚上数星星”是他们的日子描写,为了消除孤寂记载夸姣,官兵们都养成了写日记的习气。

  四级警士长张永俊告知笔者,因为短少对孩子的关爱陪同,前几次度假回家,孩子见到他都叫“叔叔”,“那时一股心酸涌上心头,泪水情不自禁往下掉。”他说,本年退役后,要好好补偿,承担起作为父亲的职责,让他高兴健康地生长。

  但是,孤寂并没有压倒刚强的护路兵。2000年9月出世的列兵彭德强是一名大学生战士,怀着拳拳报国心参军入伍。新兵下连第二天就遭受高反住进医院。他说,这儿太苦了。

  和彭德强一同来的9名同年兵,刚开始也很不习惯,现在我们逐渐爱上了这片热土,都决议扎根高原,把芳华的种子播撒在西藏,比及来年和美丽的格桑花一同开放。

  眷恋这片高原的还有本年执役满16年的四级警士长杨在洪,他在“天路72拐”一待便是14年。杨在洪说,本来仅仅把这儿当成作业的当地,现在现已成了“家”的一部分,战友们是亲密无间的兄弟,说脱离还真舍不得。